抗战中最惨烈的海岛保卫战一个营打到最后仅剩6人

【发布日期】:2019-10-08【查看次数】:

  全面抗战爆发后,日本海军为削弱国民政府的抗战力量,阻止海外援华物资进入中国,开始对中国沿海地区实施封锁。

  那么,日军用什么方法封锁中国沿海地区呢?起初,他们把目标对准航行在中国沿海的中国船舶。这样,从1937年8月25日起,日本海军开始以舰艇对中国船舶进行临时检查,捕拿和扣留,当即查扣了中国公私所有的约700只船舶,使中国从海外进口的武器、军需品等有所减少。

  然而,日军用于封锁的舰艇为数有限,无法封锁整个中国沿海,因此查扣中国船舶的做法,并没能收到他们预期的效果。因此,日本海军除查扣中国船舶外,又制订了以下对策:

  到了1938年,日本海军采取了上述对策中的前两项。除查扣中国船舶外,还实施了对中国重要海港及岛屿(如厦门、连云港、南澳岛、涠洲岛、广州等)的攻坚作战。而日军攻取厦门的战斗,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厦门位于福建省东南端, 西界海澄县, 北邻同安县,东南与大小金门和大担岛隔海相望,商业繁盛,有胡里山炮台,既是中国对外贸易良港之一,又是一个海防要塞。既然厦门这么重要,日军当然不会放过。1937年10月28日,日本海军攻占了金门岛,以此为基地监视、警戒厦门港,清除了来自附近沿岸一带的中国船舶。但是,对于过往的中立国船舶,日军却无可奈何,所以没有收到彻底封锁的效果。

  日本大本营为了使封锁收到彻底的效果,决定由海军单独攻略厦门,遂下达大海令112号命令:“中国方面舰队”司令长官应着第5舰队司令长官占领厦门岛。

  再说说中国军队在厦门的布防情况。起初,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来粤军第157师部队防守厦门。后因第四战区战局紧张,第157师奉令调回广东,厦门即由第75师部队接防。

  第75师是由原西北军第2集团军属下的暂编陆军第3师改编而成的。1938年1月12日,该师接管闽南地区的防务,以厦门岛为独立前进守备区,派第223旅第445团及师属炮兵营之一部为厦门岛守备部队(约3000余人),由副师长兼第223旅旅长韩文英指挥(厦门要港司令部及所属陆战队1个团协同守备,但不相隶属),附属其指挥的地方部队有:市府常备大队4个中队,兵员约600人,均为地方壮丁,士气尚旺盛,武器杂腐,无作战经验;警察局长杨立所辖3个保安中队,兵员约400人,兵多游勇,军纪败坏;另有社训教官程超凡所率的社训壮丁,亦有一二百。

  在防御兵力部署上,根据厦门地形和敌情,采取重点防御的部署。厦门西南部是内海,面对海澄大陆,鼓浪屿海面又有外围保护侨民的兵舰停泊,估计日军不会多找麻烦,无需布防。东北方向,面对金门,障碍又少,一到涨潮时候,舰艇几可直接靠岸,为日军必争之处,故定为全岛重点防御地区,由韩旅第445团第3营(营长王建章)担任五通、禾山、何厝一线的防守,并配以通信、医疗人员和设备,同时以该团第1营为预备队。直属炮兵营一部的阵地设在海神庙附近,市常备大队3个中队置于胡里山右翼(包括飞机场)至招商码头之线。警察保安中队主要任务是维持市内秩序。在防御工事上,市府征集民工协同驻军构筑了一些半永久性的工事和简易工事。第75师接防后又进行了加固或改修,大致是适用的。

  不久,第25集团军总司令陈仪在福州召见韩文英,令他即回厦门成立厦门警备司令部并担任司令。韩一返厦即成立警备司令部,以第223旅参谋长楚怀民兼司令部参谋长,以骆永亮兼作战科科长,以某营副营长张景楼兼通讯后勤科科长。警备司令部一经成立即着手筹划在厦门岛构筑工事事宜。实施时,以守岛部队为军工,再征集一部分民工,在重点防御地区先构筑简易工事,尔后逐步加固并扩建。地堡及其他工事的掩盖物均为土木结构,只具半永久性工事的雏形。

  厦门岛是个较大的岛屿,日本海军要全靠自己的力量攻取该地,就需要一定规模的海军陆战队进行登陆战。因此,1938年4月20日,日本海军“中国方面舰队”抽调以下海军陆战队编成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。

  5月1日,日本大本营将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编入第5舰队。同日(5月1日),日本海军第5舰队司令长官又编成攻取厦门的作战部队,命名为“D部队”,并称这次攻取厦门的作战为“D作战”。

  第10战队司令部、第10战队(轻巡洋舰“天龙”“龙田”)、第3驱逐队(驱逐舰“岛风”“滩风”“汐风”)、第16驱逐队(驱逐舰“芙蓉”“朝颜”“刈萱”)、“江岛”、“丹岛”、“隼丸”、“第8南进丸”、“第31南进丸”、“大兴丸”、“生田丸”、“广德丸”

  日军自侵占金门后,便不停地监视厦门海域。从1938年3月下旬起,日军发现,出入厦门港的中立国船舶,均改变了原航路,稍稍向东偏移。他们怀疑,中国军队在出入厦门港的原航路上敷设了水雷。于是,日本海军第5舰队从4月下旬起,就开始侦察、开启厦门岛东方水路。4月25日,日军驱逐舰“岛风”在轻巡洋舰“天龙”“龙田”的掩护下,开始开启厦门岛东方水路。

  从5月6日开始,日军“D部队”各部便陆续向P集合点(马公以北偏东约30海里的海上)集结。次日(5月7日),日军重巡洋舰“妙高”、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到达P集合点。8日,日军“D部队”在P集合点集合完毕。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第一次登陆部队,移乘轻巡洋舰“天龙”;第3、第16驱逐队舰队联合陆战队移乘各运输船。

  这天(8日),因为P集合点的风浪大,所以“D部队”的舰船转而在Q集合点(澎湖岛南侧)集体抛锚。

  9日上午,“D部队”的舰船从Q锚地出发,当晚19时到达金门岛海域。其护卫队随即进入金门水道,佯动队封止了北碇岛、东碇岛灯台的通信装置。陆战部队则开始换乘。

  5月9日深夜,日本“D部队”利用农历初10的弦月微光,潜入厦门禾山五通浦口海岸外2500米的海面上抛锚。

  10日凌晨3时30分,厦门附近的海面上,弦月隐没,又值最低潮的时刻,日军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的第一批登陆部队——山冈昭一中佐指挥的横须贺镇守府第2特别陆战队(以下简称为山冈部队),以及志贺正成少佐指挥的佐世保镇守府第7特别陆战队(以下简称为志贺部队),把目标放在厦门岛东北岸五通海岸一带,准备在该地附近登陆。日军选择从五通附近登陆,跟其地理位置密不可分———五通是厦门岛距金门较近的地方,而且五通在香山处仅有一小炮台,日军从背后突袭可避开胡里山、白石等大炮台。

  4时15分,日军第一批登陆部队的左第一线山冈部队,分乘登陆艇,在浦口社南方海岸(从浦口社南端到泥金社的海岸)登陆。因为在该部正面几乎没有防登陆障碍物,所以其官兵靠岸后,立即向纵深发展,扩张战果,很快切断泥金社东南侧海岸兵营数十名守军的退路,经过一番激战,守军不敌,丢下30余具尸体溃走。

  4时30分,日军第一批登陆部队的右第一线志贺部队,分乘登陆艇,向五通渡南方海岸(从五通渡到凤头社的海岸)前进。守军第445团第3营察觉后,立即以步机枪向志贺部队猛烈射击,密集的子弹像雨点般泼向日军。恰好此时,志贺部队的小艇被海边采牡蛎的设施所阻,前进困难,远的距岸300米、近的距岸100米,就被迫停下来。随后,志贺部队官兵跳入深及胸部的海水中,在枪林弹雨中朝海岸前进。

  志贺部队右翼队松本队,其正面一带的海岸,铺陈了铁丝网。因此,松本队靠岸后,一边压制守军火力;一边组织人员,编成铁丝网破坏决死班,破坏了铁丝网。

  志贺部队左翼队鬼冢队,其正面一带的海岸,是丈余的绝壁。这样,鬼冢队靠岸后,立即搭成人梯,攀爬绝壁。中国守军察觉后,立即向日军投掷手榴弹。可日军也以手榴弹还击,并很快攀上绝壁,突破守军防线。然后,鬼冢队长一马当先,率部向纵深发展。暗夜中,该队从守军阵地的间隙中横穿而过,到早晨6时,已推进到离海岸约2公里的店里社。直到这时,鬼冢才发现,其四面皆是守军,而且跟上来的部下只有10余名,被迫停了下来。

  日军护卫队的第10战队、第3驱逐队、第16驱逐队以及“江岛”等舰船,为配合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登陆,自凌晨4时45分起,以舰炮对香山野炮阵地、白石头炮台及虎仔山守军阵地进行猛烈射击。

  早晨6时30分,日军第二批登陆部队的先头——吴镇守府第3特别陆战队(以下简称为福岛部队)之一部,开始登陆,而后连接鬼冢队之右,松本队之左,突破海岸线,向预定地点前进。

  天亮后,日军海军航空部队的多架飞机,飞临战场上空,大肆轰炸守军阵地,配合其地面部队作战。当时,守军第445团第3营的步兵连,每排仅有1挺轻机枪,机枪连的重机枪又无高射装置,更无1门高射炮,在日机狂炸滥射下,守军官兵为保存力量,只得伏卧在工事里隐蔽,即使如此,也遭到很大的伤亡。

  1938年5月10日晨,日本航空队轰炸厦门五通、霞边、泥金、香山守军阵地

  这时,日军第一次登陆部队山冈、志贺两部队,也暂时停了下来,整顿部队,在上午8时以前,确保右起霞边社,向左经过店里社、西林社、东宅社,到鸡山之线联合特别陆战队司令官宫田义一少将,以志贺部队为右第一线,山冈部队为左第一线,福岛部队则配备在右第一线之后,准备而后的攻击。此时,日军川崎部队的大半在浦口社南方海岸登陆,其后续部队也陆续靠岸。

  5月10日上午8时15分,日军山冈、志贺两部队,在航空兵掩护下,再兴攻势,猛攻金山、虎仔山之线营(营长王建章)阵地。关于当时的情景,时任第446团第3营长的赵康侯(战前第446团从直属通讯排拨出半个班配属第445团第3营)后来回忆道:“敌每次进攻时,除从正面攻击外,还向我两翼延伸作钳形包围,并向我军发射大量枪榴弹,攻势甚为猛烈。王营长率部英勇抵抗,在打退敌人数次进攻后,我军战斗人员剧减,弹药亦将耗尽,敌得以攻占我主阵地。”

  经过一番激战,第445团第3营伤亡惨重,弹药告罄,被迫撤往云顶山、金鸡岩、江头一线。日军山冈、志贺两部队,趁势突破金山、虎仔山之线,攻占穆厝。接着,又一路尾追第3营,中午12时30分攻占距东岸约8公里的交通要点江头社。

  而后,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司令官宫田义一少将,令志贺部队以江头社为据点,牵制厦门北方的守军。他自己则亲率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主力向吕厝社、莲坂社攻击前进。莲坂社是厦门市区的重要门户,成为双方必争的要点。这时候,第75师副师长兼第223旅旅长韩文英亲率增援的预备队赶到莲坂社附近,与第445团第3营会合,增强了莲坂社的防御力量。(预备队在增援途中,遭日机轰炸,和第3营会合时,人员已损伤近半。韩文英腿部受伤,第223旅参谋长楚怀云被炸身亡。)这样,山冈部队进攻莲坂社时,受到第445团的顽强抵抗,进攻受挫。对此,赵康侯后来回忆道:“我军退至第二线阵地后,敌又屡屡来攻,进攻前敌机总是先来轰炸一番。我军在敌机轰炸时均掩蔽起来,待敌机离去敌步兵进攻时则奋起反击。韩文英虽已负伤,仍坚持不退出阵地,在后督战,见此,其他负伤军官也不肯退下火线。如此,敌军数次进攻均被我打退。”

  日军第2联合特别陆战队司令官宫田义一少将,见山冈部队迟迟不能取得进展,亲临第一线指挥。日军飞机也对守军阵地轮番轰炸。战至下午5时,莲坂社守军再也顶不住了,被迫撤离阵地,山冈部队趁势夺取该地。

  经过了一天的战斗,尤其是经过了莲坂社的激战,日军山冈部队已相当疲倦,伤亡也不小。而守军第445团部队,退出莲坂社后,并没有撤远,仍在附近坚持抵抗,与日军保持接触。因此,山冈部队停止了攻击,转为休整。宫田义一得知情况,便将山冈部队调到第二线,改以福岛部队作为第一线,并令福岛部队于次日早晨发动进攻。稍后,宫田又将川崎部队配备在莲坂社的东、北两侧,以防中国军队夜袭,此时为晚上19时30分。

  当晚,第445团为夺回莲坂社,向日军第一线阵地发起猛攻。日军先不动声色地将该部放近,然后再集中火力猛烈射击,挫败了其攻势。

  在其他方向,日军左侧支队川崎部队于10日上午9时30分到达何厝社,接着激战2个小时,夺取前浦山,并追击撤走的守军,夺取前浦。随后,川崎部队将前田队配备在前浦,其主力自下午5时许起,沿云梯道路,向莲坂社方向西进。

  5月11日早晨6时30分,宫田一声令下,日军立即向厦门市区攻击前进。整个上午,守军第445团在厦门市区以北地区与日军鏖战不息。由于日军装备、训练均占优势,并且有飞机的空中支援,守军伤亡惨重,第445团团长水清浚负伤,第1营营长宋天成阵亡,第2营营长杨永山、第3营营长王建章,警备司令部通讯后勤科科长张景楼及第3营营部书记黄某等人均负伤,各营副营长以下军官非死即伤,士兵伤亡更为严重。韩文英在激战中胸部又被炸弹弹片所伤,不得已退出战场,临离厦门时,在码头上嘱警备司令部作战科科长骆永亮代其指挥作战。此时守军通讯设备在日机轰炸下已大部被毁,骆永亮(当时在市区的警备司令部里)只能与第445团团附郭殿荣通线营副营长马莲馨通话。韩文英未离开前督战甚严,离开时亦未命令可以撤退,所以守军在日军猛烈攻击下连续奋战,无人敢退。

  战至中午,日军福岛部队攻占厦门市区以北的要点将军祠,终于将守军的防线打开了一个缺口。下午,日军一部突入厦门市区。这个时候,仍在厦门市区以北地区坚持抵抗的第445团主力,因退往市区的后路被截断,除距市区较近的少数部队得以撤回市区外,大部无法撤回,于是仍在原地坚持抵抗。日军趁势于下午18时占领整个厦门市区。第445团得知情况,知道无力回天了,遂于深夜北向澳头、www.888992.com,集美,西向靠近大陆的排头、东屿分散撤出,撤退中遭到日军截击,又有伤亡。至此,驻守厦门岛的陆军部队已大部撤出。

  12日,日军继续扩张战果,陆续夺取了厦门岛东南岸的胡里山、白石头炮台。13日上午7时20分,日军陆战队主力转向厦门岛西北部,开始清剿守军余部,到13日正午控制厦门全岛。而此时仍有部分守军留下岛内坚持抵抗,直到17日才结束有组织的抵抗。厦门之战宣告结束。

  19日,日军在厦门公园举行“D部队”攻取厦门的纪念阅兵式。次日,日本海军解除了“D部队”的编制。据日军战报,厦门之战日军“D部队”战死20人,战伤84人。

  厦门守军第445团原有官兵约1500人,据骆永亮回忆,在厦门之战中,该团阵亡官兵在800人以上(撤退时的牺牲未计在内)。其中第3营损失最为惨重,据王心诚回忆,该营副营长和4个连长全部阵亡。战后,营长王建章在角尾一家旅馆收容该营官兵,经过20余天才收容6个人。

  [1]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 :《原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:闽浙赣抗战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年5月版。

  [2]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:《文史资料存稿选编•抗日战争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2002年版。

  [3]原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:《日本海军在中国作战》,中华书局1991年1月版。

  [4]日本内阁情报部:《周报第134号》(1939年5月10日),亚洲历史资料中心档案,查询编码:A。

  [5]阿部少佐:《主要作战研究27厦门攻略作战》,亚洲历史资料中心档案,查询编码:C。

上一篇:有一个明确的趋势是,彩王心水

下一篇:没有了

正版管家婆图纸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天线宝宝| 跑狗图库全年书本资料| 同福心水论坛| 蓝月亮报码室开奖结果| 456开奖图库| 香港无敌猪哥心水论坛| 香港挂牌网| 2018年全年资料内部公开开奖| 财神爷心水论坛资料|